热点:
首页      国内       山东       地方       社会       生活      文化       卫生       交通       教育      旅游       企业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山东茌平:企业引资受骗,政府“摁下葫芦又起瓢”
时间:2015-09-10 16:45  浏览次数:
山东茌平一家总资产近10亿元的大型股份制企业,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停产,为了救活企业,股东们和当地政府不惜让他人收购公司然而,貌似财大气粗的收购商接过企业后,投入的却是一张张假银行承兑汇票,公司用“假承兑”去购进原料并维持企业生产经营,终因事情败露活了两个月的公司再次变得静悄悄,“公司收购”变成一出荒诞的闹剧。

“假承兑”案发后,收购商和提供假票据的嫌疑人被刑事拘留,茌平县委政府成立了多个善后处理小组,却眼睁睁地看着企业被停电停气,致使生产流程中设备内价值近千万元的半成品变成废物而当供应商集体上访时,为了替供应商泄愤平息上访,县领导干预司法,责令公安机关将不明真相的管理人员以“涉嫌票据诈骗”上网通缉。

“企业收购”闹剧

山东同创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创公司)前身是茌平县光明淀粉厂,属小型国有企业,经过20多年的发展、改制,如今占地600多亩,固定资产达七亿多元,拥有员工五、六百人,成为鲁西地区最大的玉米加工企业,主要产品为山梨醇,其生产能力和规模占全国山梨醇生产总量的三分之一左右。

 

山东茌平:企业引资受骗,政府“摁下葫芦又起瓢” 

(图为该公司停产后的生产设备)

 

然而,尽管设备先进,产品市场行情看好,但过大的规模投资致使企业流动资金严重不足,同创公司这两年的日子并不好过,堪堪逼近倒闭的边缘。

2014年8月,因为企业之间贷款互保,同创公司被迫替其它企业偿还借款6000多万元,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生产经营全面停止,工人失业,债主频频登门,内外交困之时,时任董事长、法定代表人马庆民又向县委政府提出病休,总经理罗震临危受命,与杨学斌、乌爱杰等公司董事组成领导班子,一边看守企业,一边在县领导支持下招商引资,以期救活企业。

就在此时,“救世主”出现了,一个叫杨兰柏,一个叫刘永胜,据知情人向记者透露,二人原来在山东其它地方的投资,项目因故搁浅,经人介绍才转向茌平投资同创公司。

记者看到,20141024日,刘永胜与同创公司签订的《企业收购合同》,大意为:刘永胜出资收购同创公司所有资产、债权和债务,刘须将300万元资金汇入双方指定账户合同生效,然后变更企业法定代表人及转让其所持有的全部股权,刘永胜或委托同创公司原有关人员行使生产经营权力,同创公司所有人员必须全面配合,无条件服从管理。

两个月后,双方又签订了法人代表变更及债权债务有关事项的补充协议,主管工业副县长肖德刚作为县政府代表在合同上签了字。

从《企业收购合同》不难看出,只要能将同创公司盘活,并承担公司原有债务,那么他就是这家拥有近10亿资产企业的主人。

一位中层管理人员告诉记者,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拼搏,他们奉献了青春和大量心血,才有现在的同创公司,怎肯轻易拱手送人?但正是出于对同创的爱,不忍心看着企业死掉,所以开出了对投资商如此优厚的条件。

据同创公司管理层员工反映,变更刘永胜为法定代表人,其实杨兰柏是后台老板。刘永胜接管同创公司后,由于是外行,不懂生产经营,仍旧依靠原来的管理人员和一线职工,聘请罗震、乌爱杰等人为总经理、副总经理,而刘永胜则牢牢把住财权,他自己带来或新招聘了财务人员,每动用一笔钱都要由其签字。

设备开始运转,几百人忙碌起来,同创公司基本恢复正常。但很快,罗震等人发现一种奇特现象,投资方并未投入分文现金,包括企业收购合同中约定的前期资金300万元,刘永胜都是拿银行承兑汇票应付,需要购糖了,购玉米了,甚至交电费,业务经办人员都可到财务上领取一张数额不等的承兑汇票,前后计十几张总金额近3000万元。

银行承兑汇票是由付款人委托银行开据的一种远期支付票据,最长期限为六个月,票据到期银行见票即付,由于该票的这一特性,受票单位或个人很难在短时间内辨别真伪然而,一个月后,付出去的银行承兑汇票接受方陆续找上门来,由于无法兑付或贴现,经查询全部为假汇票。

罗震、乌爱杰等人和那些供货商们不得不接受这一现实,纷纷到公安机关报案同时罗震就相关情况还向县领导作了汇报,茌平县公安局随即对刘永胜、杨兰柏等涉案人刑事拘留,同创公司再一次重重“跌倒”。

假承兑缘何未能及时发现

“哪敢怀疑呀?有人来投资救活企业,我们都奉若神明,光朝好的一面想。”同创公司的管理人员向记者分析了假承兑未能及时发现的原因。

起初,总经理罗震有些不放心,就其中的两份承兑汇票悄悄安排人向开票银行核实,银行回复称“确实开出过此票据,但你手中的真假自辩”,票面那么逼真,后面又有多家公司的背书,说明这些企业也接受过本票,应该不会有假,便未申请鉴定真伪。这也是同创公司业务管理人员敢于拿着“假承兑”购买原辅料的因素。

另一方面,与同创公司有往来的业务单位都是多年的关系户,此前尚欠他们一定数额的货款,他们巴不得同创公司运转起来,好逐步结清前欠款,即便承兑汇票有些问题,也不怀疑是假的,况且有这么大的企业在,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在本案中,损失严重而又无力承担的是那些玉米供应商,俗称“玉米户”,有八、九家之多,他们设玉米收购点,把千家万户的玉米收上来,再卖给同创公司,从中赚取差价,与同创公司有着多年的业务关系,原欠他们玉米款2000多万元。

“玉米户”们此次接收了两张承兑汇票,分别是500万元和430万元,给同创公司提供了900万元的玉米,旧债已经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徒增900万元更令他们雪上加霜。

在陆续接到承兑汇票有问题的反馈后,罗震等公司高管还对刘永胜存在侥幸心理,不希望同创就此垮塌,一方面安慰供货商,一方面迫使他拿出真金白银来,刘永胜为此写下保证书,保证在201519日前到账2000万元,但终未落实。

关于谁先到公安机关报案,同创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员告诉记者,实际上前后脚,我们去做笔录的时候,发现那些“玉米户”也在。

护厂功臣变身“票据诈骗同伙”

投资落空,企业法定代表人被抓,同创公司遭遇灭顶之灾,罗震等原股东、企业高管再次苦撑危局从相关文件可以看到,他们善后做了大量工作。

同创公司生产所用电、蒸汽、氢气全部由信发集团公司提供,2015120日,由于担心欠费信发集团公司会突然停气停电,同创公司写出书面申请,反复向信发集团公司陈述突然停电造成的危害和安全隐患,请求如停电提前两个小时通知。

1月29日,同创公司再次致函信发集团领导,车间生产系统中存有大量物料,如不加工处理完毕,将损坏设备,甚至引发连环爆炸,恳请正常供电、供气25天。

201523日起,至422日,同创公司就非正常停车造成的安全隐患,春节期间安全问题,9个月未发工资可能引发的上访问题,向县委政府及驻厂工作组作出至少7份书面申请报告,不但指出问题,还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由于罗震等人努力,同创公司没有发生安全事故,也没有发生工人大面积上访事件。

尽管罗震等人向供电供气商和当地政府多次呼吁,恳请帮助,终无人雪中送炭,眼睁睁地看着设备系统内大量原料、半成品变成废物,记者在现场看到,很多三四层楼高的储物罐装得满满的,爬到罐口可见里面的物质表层长满黑毛。

 

山东茌平:企业引资受骗,政府“摁下葫芦又起瓢” 

(图为该公司停产后坏在生产罐里的半成品)

 

“这里面是酸泡玉米,那里面是葡萄糖液”,留守人员向记者介绍,如果加工完毕,产品价值足够还“玉米户”那900万元了,可惜白白坏到设备里,朝外清除也是问题。

罗震和乌爱杰是刘永胜聘请的总经理及主管供应的副总经理,乌爱杰则直接与供货商打交道,事发后,“玉米户”迁怒于乌、罗二人,他们的道理很简单,“我们从你的手上接了假承兑,就应该向你要,不给我们就上访”。

罗震、乌爱杰在给媒体的投诉信中说,玉米户要我们个人承担这900万元债务,既没这个道理也没这个能力,他们就多次到县委政府缠访、闹访,县领导便给我们施压,说玉米户再上访就抓你们,按刘永胜的同伙办。没想到,8月上旬,我们真的被茌平县公安局以“涉嫌票据诈骗”网上通缉。

7个月了,公安机关对本案做了详尽的侦查,如果我们涉嫌犯罪,早就应当被抓了。县领导明摆着干预司法,不惜制造冤案来平息上访,给我们个人及两个家庭造成极大伤害”。

原董事长退了,新董事长抓了,总经理躲了,投入假银行承兑汇票的刘永胜、杨兰柏等人究竟什么来路?没人说的清。在签订企业收购补充协议中,县政府是作为丙方之一出现的,副县长肖德刚也在协议上签了字,但协议并未说明丙方起什么作用。

那么,县政府有无对投资方进行过调查摸底?既然派驻了善后工作组,为什么还造成大量原材料半成品坏在设备中?就同创公司“假承兑”案的相关问题,记者到茌平县政府采访,政府办人员告诉记者采访必须到县委宣传部去,具体情况由宣传部来安排随后记者来到县委宣传部,办公人员告诉记者领导都有事出差了,有什么事等领导回来再联系。

在经历一场收购闹剧后,如今的同创公司静悄悄,偌大的厂区内荒草凄凄,投资数亿元的厂房设备被闲置,五、六百名工人不得不另谋生路,如何才能救活同创公司?恐怕是本届县委政府领导最应该考虑并付诸实施的事情。



分享到:
文章编辑: 秩名
ad
ad